我只是一盆水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119楚宫遥妈妈,【女尊】夫君当道,我只是一盆水,天天看书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有了江梦取回的果子果腹,连着两日楚宫遥没有再下寒潭。

“你别误会,我只是不想欠你太多。”

江梦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美人,撂下狠话。楚宫遥一副恭顺的样子,听到江梦的话连连点头,“是是是,明王爷没有欠本宫的情,是我生来便欠你的。”

又引得江梦一场脾气。

她在他面前,不再像一汪死水,而且明确地表达着自己的各种情绪,这让楚宫遥越发看到了一丝希望。为了将她带离这个鸟不生蛋的鬼悬崖,楚宫遥更加急切地修炼起秘籍上的功法。

然而能让罗紫荆这个魔女慎之又慎,临到最后关头才丢给他的功法又岂是等闲魔功,本来在楚宫遥右眼下的红梅,随着他修炼的深入,逐渐爬满他整张脸,显得妖艳又可怖。山间没有铜镜,他看不到自己这副骇人模样,可江梦看得见。红梅越艳,他脸色和唇色就越苍白。江梦好多次都想开口,让他别再练这个功了。可是,想到两人的立场,她又觉得自己何必开口。他功成之后,只要能带自己离开这崖壁,管他后面会死还是会伤,跟她又有什么干系。而且,他是她的仇人、敌人,直接死了岂不是更干脆利落?

是的,江梦你那无用的善良救得谁?谁都救不了,包括她自己。

山中无历日,寒尽不知年。

看着太阳日升月落,她只能掰着指头数日子。有时,数着数着,自己都忘记了。

两人的发因无人打理,也渐渐长了许多。但楚宫遥喜洁,磨了一把石梳,日日给她梳头。一开始,他可不会伺候人,因为向来是吹雪几个侍女打理他的身边事。可扯痛了几次她的头发,江梦再也不让他碰自己后,他便拿自己的长发练手,扯掉了好些头发后,终于摸到了门道。

“梦梦,我再试一次,若我扯痛你,便是我输了,我任你处置好不好?绝不反悔。”

这个“任她处置”的诱惑太大,她终于点头。

没想到,还真让他给梳顺了,还没扯痛她。她本着有人伺候,白不享受的态度,睡醒后便端坐着,让他打理自己的头发。

他的手指在她发间穿行,有时候还会碰到她的脖颈,冰冷的触碰让她颤栗。

“痒……”

江梦小声地抱怨着。

她背对着楚宫遥,也看不到他的表情,倒是他的手指轻抚过她的肌肤,无声地挑逗她。她抬手握住那只冰冷的手掌,仰过头,便见他勾着唇,眼神露着些媚意。她握着他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分手后跟前女友被分到一间房睡

i i

双性教官的军婚

maevelee

剑三之日得你喵喵叫

西瓜汁和芒果汁

白骨夫人(高H,NP)

大山木

替身脔宠

星筑

四月花开

Ophelia